一公升的眼泪(1)手脚趾萎缩‧男友离去翠芳自杀不逐不如好好活

最后编辑于 2020-06-14
505 22 576
一公升的眼泪(1)手脚趾萎缩‧男友离去翠芳自杀不逐不如好好活年龄:33岁 职业:绘画老师 病症:类风湿关节炎 经历:20岁时发现患上罕见的“类风湿关节炎”,发病时手脚肿痛,关节走形,行动极为不便,当下即放弃正在修读的广告设计课程,回家乡医病。在患病的这13年来,她前后动了两次膝部及臀部关节手术,也曾自杀无数次,健康和感情上的打击和失意,都一度让她放弃了自己。张翠芬和已故台湾作家刘侠(杏林子)一样,患上罕见的疾病“类风湿关节炎”。更巧的是,她俩同日同月出生(2月28日),也有着同样卓越的艺术细胞,从消极到积极,她们都是从信仰中体验到生命的价值和尊贵。张翠芬是于20岁那年发现自己患上了世间罕有的疾病,高烧退后又复发,全身关节部位不时巨痛发烫,手指和脚趾也渐渐变形。整整6年,她除了痛哭和埋怨,也曾无数次企图自杀,在“死不去”的情况下,甚幺也做不成。正值黄金年华,她被迫放弃了大好前景和美好的生活体验,去厕所也得由妈妈扶着去,就连最亲的男友在她患病两年后也离她远去,理由是:“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“我的眼泪早已流乾,现在我要积极生活,有尊严快乐地活着,还有,我要存够钱,让爸妈到中国旅行去。”张翠芬,一个从小就有目标及远见的女生,很早已规划好自己的未来:“毕业后我会朝广告设计业发展,25岁后拥有自己的车子,30岁后存一笔钱让爸妈到中国旅行,而且绝对会迟婚,因为还有太多太多的事等着我去做。”虽然当时她已有一名感情很好的男友,但她一直都对自己说:“以事业为重。”20岁的梦想,她实现了,她顺利的在吉隆坡进修广告设计,她的笔触纤细而且要求完美,每一刻都尽力做到最好。她说:“我相信我已与我的理想靠得很近了,我热爱美术,可以将它融入我的工作,这是多幺美好的一件事。”也在20岁那一年,当她很努力的实践梦想之际,却莫明奇妙地被一场反复的高烧给“缠”上了,让她更感到恐惧的是,高烧不只不退,还让她好几次昏迷了过去。“发现情况不对后,我曾拿假回大山脚的老家去看医生,但医生找不出病因,只开了一些止痛药给我,我原以为没甚幺大碍,又回吉隆坡继续学业。”几天后,她就发现不妥了,全身关节部位刺痛又红肿,那感觉就如患有严重风湿病的人,而且比那还要痛上好几倍,有时痛得连画笔也提不起来。“有一次在我昏迷醒来后,终于忍不住打电话回家向家人求助。接着,爸爸和弟弟当天就连夜赶火车来吉隆坡找我。还记得当时我已痛得全身乏力,完全站不起来,是爸爸一路上坐火车揹着我回家的。”由于当时“类风湿关节炎”并不普遍,医生只因她发高烧、喉咙发炎,就诊断为“扁桃线”,又是打消炎和止痛针,几天后,病情还是没有起色,在亲戚的建议下,她申请出院,又去接受中医“刮痧”的治疗。“中医师在我每一发痛的关节部位刮痧,痛得我泪水直流,一番折磨后,烧是退了,但发痛的部位还是很痛,让我们无助又恐惧。”之后,她又开始了一连串的治疗,甚幺方法都试了,求神猛吞“符水”,那用来烧的符像一张报纸那幺大,每一次她都是连同泪水一块吞下肚。“在一次验血后,我终于知道自己的病症──类风湿关节炎,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字眼,但至少我知道,只要能降低关节的发炎反应和疼痛,保护关节的功能,就能防止关节变形。”自从知道这病症无法根治,她必须长期服用药物后,翠芬每日都躺在病床上,睡醒就哭,哭了就向家人发脾气。她哭时,妈妈就跟着她哭,爸爸则会伤心责备妈妈说:“你就让让她吧。”翠芬发脾气时,爸爸也会气恼地说:“你可以不要这样吗?”整个家就因为翠芬的这场病而变得不安宁,大家脾气都暴躁,大家都在暗地里伤心。“我没办法让自己心情好起来,除了头髮,我全身都在痛,痛得想死去,痛得无法控制只想发脾气。” 开始觉得自己拖累家里时,她就接受了这个事实,也慢慢让自己振作起来。她找了一些家庭工来赚外快,但就是不出门。她剪48片的胸垫可赚取40仙,每天从早上剪到晚上,只希望能分担家里的负担。“剪胸垫须用到大量的手力,我忘了医生告诉我不可拿瘦小的物品,那会导致手指变形,就是从那时开始吧,我的手指走形得很严重。”后来,她也到家里经营的咖啡店帮忙,虽然行动不便,但她也很努力地从轻微的工作做起。某日,咖啡店来了一名创价协会的会员,他了解额翠芬的病情后,热心地游说她从宗教信仰中重拾信心。自从参与一场座谈会后我完全改观了。我发现在那里我得到了平静,并试着调整自己的心境,心情在剎那间变好了,真的非常奇妙。”心境一转变,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也跟着变好了,原来人越沮丧一切情况就会越糟糕,有祈求有期待,人也有了推动力。可以教画画“上天待我不薄”99年,她人生又有了很大的变化,原本失去的,又慢慢地回到她身边。她决定“创业”,在家教画画,用自己的专长来寻找出路。“目前我的学生已有50人,我很享受和孩子相处的时光,又可以投入自己的兴趣,我觉得上天已待我不薄。”她前后也开了两次膝部及臀部关节手术,伤口分别高达6寸长,但对她来说已不算什幺,种种的难堪和恐惧,她早已克服。“我做手术后还坐着轮椅要妈妈推着我去逛街,以往悲天悯人的日子,现在回想起来,觉得好傻,不会了,以后会好好地过,为自己也为爱我的家人,不再伤他们的心了。”虽然超过25岁她才实现了买车的梦想,但她很有信心地说:“下一个目标就是为爸妈筹旅行费。”还有,如果可以,她也希望能遇上一个爱惜和接受她的人,不过一切顺其自然。男友要走自己的路“我也不想拖累他” 患病两年后,男友向她提出分手,他说:“两年了,你还是这样,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不能陪你了。”“在我患病的这段日子里,我一直庆幸我有一个爱我疼惜我的男友,没想到,连他也放弃了我,但我不怪他,坦白说,我也不想拖累他。毕竟我患上的病症不是一般的伤风感冒,甚至连上厕所都要有人扶,他有权选择他要走的路。”剎那间,张翠芬甚幺都失去了,她曾想过跳海,但又行动不便,上吊自杀,却又痛苦得跌落下来,吞了几十颗安眠药,却全都吐了出来,想死原来也并不容易。“现在的我也比很多人幸福了,懂得这样想,人就会快乐。”同病相怜捐钱助患者 翠芬在报章上看到一名37岁的女子也患有相同的病症时,她感到很激动,隔天就打电话到报馆去要求和这名女病患见面。“原来她和我一样患病10多年,她目前需要动手术,和她交谈后,我决定将我手术后余下的基金全捐给她。”翠芬不只坚强乐观,还有一颗热心肠。“我与她分享了我的经历,也告诉她如何照顾自己的病情,她比我幸运多了,手指都没走形,所以更应该要勇敢地走下去。”至目前为止,翠芬走起路来还是较缓慢,一枴枴的,但她却乐观地表示:“我可以开车了,也可以去逛街,更可以打扮自己,比想像中更好,我对现状已很满足。”/副刊/封面主打‧报导:林春莲‧2006/01/01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
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|全面的消费资讯|生活需要记录|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