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分钟学白话文:主词篇

最后编辑于 2020-06-20
417 61 212

十分钟学白话文:主词篇

1987年生的宜兰人,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,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。

国文选文之争继续延烧,反对目前65%文言文比例下修的人担心文言文会被摧毁,我们的下一代失去典雅地使用中文,以及出入「中华文化宝库」的能力;支持下修者,则希望阻止国文课继续成为宣扬大中华思想的工具,并藉贴近生活的文本,让下一代学习关心本土的思考。这两种说法的特色之一,在于它们的冲突是基础价值观之争。比起担心自己无法阅读古代经典,或者被大中华洗脑,一般民众的顾虑更务实:自己或自己的小孩若无法取得大学文凭,将难以维持基本生活品质。另一方面,大学教授则频频抱怨新生的阅读、理解、表达能力有问题[1]。

如果我们暂时抛下基础价值观的倡议,会发现对一般人来说,更迫切的问题是要能读写现代白话文。

(喔,我知道会有人抗议「不管是不是在大学里,台湾的汉语都是文白混杂,不只是有白话文而已」。我同意,但是这其实是因为白话文本来就允许文白混杂。因此,以「白话文」来概括当代语言,应该没有什幺问题。)

有些人认为,既然是白话文,只要懂中文的人应该都看得懂,根本不用特别教。我想这一点很难说,不然这篇文章被社群网站分享的时候,就不会伴随一堆显然没看懂内容的评语了。(详见你浏览器的上一页)

从事哲学普及多年,我的主要工作技术,是用明确完整的方式介绍抽象的概念、问题和论证。面对这个艰难任务,我学到的重要教训之一是:白话文没有我想像的那幺简单。你可能觉得,比起文言文,白话文随便得多,我手写我口,规则宽鬆得很。老实说,对于语言学,我没有熟到能判断两种语言的语法宽鬆程度。但我怀疑,对白话文的熟悉反而让我们低估了白话文的複杂。

了解这份複杂,让我们从主词开始。

在严谨的文章里,大部分的句子都有主词,我们用主词来标示一句话谈论的是什幺东西。

有时候中文允许省略主词,例如:

既然你犯错,(你)就该道歉。

但有时候我们不该省略主词,例如〈国语文是我们的屋宇:呼吁谨慎审议课纲〉连署文里的:

四、十二年国教的国语文课纲应当泯除中文、台文、华文领域差异,共同追求自由多元的语文教育,才是最重要的目标。

(基于方便,本文案例多半来自〈国语文是我们的屋宇〉一文。要找到语病密度这幺高的正式文件并不容易。)

一般来说,作为呼告,「共同追求」这个词不见得需要主词。不过以此例来说,在主词省略的情况下,语句结构会诱使读者把先前的「十二年国教的国语文课纲」当成主词。当然,这个解读方向明显不合理(课纲只有一个,跟「共同追求」不一致)。但重要的是:当你的句子诱使读者进行明显不合理的解读,看起来就会不通顺。

要把这段文字改好,不能简单地加上「我们」作为主词,这无法表达作者的原意。比较好的改法或许是:

四、在十二年国教的国语文课纲议题上,中文、台文、华文领域应当泯除彼此差异,共同追求自由多元的语文教育,这才是最重要的目标。

你可能觉得这是吹毛求疵,毕竟原句就算不更动,读者也不容易误读。我同意,但语文教育是一辈子的事,就像如果你小时候没读某篇古文,日后可能错失受到启发的机会,如果你从小没有养成重视主词的习惯,难保不会因为主词吃亏。

不重视主词的结果之一,就是容易写出不完整的句子而不自知。例如〈国语文是我们的屋宇〉的开头:

针对近来「十二年国教课程纲领」高中国文审议过程中,引发争议,举凡文言与白话选文比例,推荐选文篇目,台湾文学的比重或是文教与文化经典的必要性等等。我们⋯⋯

在这里,「针对X」的意思跟「关于X」、「对于X」类似,在「X」后面,需要另外接一个完整的句子,才会符合文法。例如:

P. 针对X,我们目前没有什幺想法。

此句也可以改写成:

Q. 我们目前针对X没有什幺想法。

不过如果「X」需要的字数很多,如「我妹妹的高中同学的姨妈的女儿的家教」,(Q)的主词和动词就会离得太远,不好理解。这时候,我们可以改用(P)的格式,先把比较长的「X」表达完,再让主词出现。然而,如果表达完议题,却忘了让第二个句子出现,就会好像没写完一样:

针对此议题。

你会发现,要察觉自己是否漏了句子,多专注主词是个好点子。以〈国语文是我们的屋宇〉一文来说,「针对⋯⋯」的主词应该是下一句出现的「我们」。可以想像,大概是文中的「此议题」实在是太长,长到就算倒装也难以忍受,所以乾脆分成两句。然而,比起长到令人难以忍受的句子,现在这种不完整的句子并没有比较好。

针对近来「十二年国教课程纲领」高中国文审议过程中,引发争议,举凡文言与白话选文比例,推荐选文篇目,台湾文学的比重或是文教与文化经典的必要性等等。我们⋯⋯

那该怎幺办呢?很简单,如果「针对X」这个片语实在太长,那就直接把它改写成独立的语句:

近来「十二年国教课程纲领」高中国文审议引发争议,举凡文言与白话选文比例,推荐选文篇目,台湾文学的比重或是文教与文化经典的必要性等等。我们⋯⋯

有些人可能会指出,就算是这样这个句子依然不通顺:「举凡⋯⋯」好像没写完。

我认为这关係到你对于「举凡⋯⋯」片语的直觉。如果你认为「举凡⋯⋯」是个一定要收尾的片语,那幺你可能会比较喜欢「举凡⋯⋯都引发争议」之类的写法。如果你认为「举凡⋯⋯」不需要收尾,可以跟「例如⋯⋯」互换,那幺目前的句子就可以满足你了。

不够重视主词的另一个结果,是这个:

我们长期关心文学与语文教育,忧心当前高中国文课纲的争议,遭到简化为白话与文言之争,或是中文与台文之争,而应该更深入细緻地去检视其中各面向的问题:包括教材文类的取捨、教法如何更具创意启发、改善学生语文沟通能力等等。

这句话的「我们」指涉发起和参与连署者。然而「应该更深入细緻地去检视」的主词被省略了。若读者以语句结构的习惯,把它当成一个省略主词的述词,并沿用最初的主词「我们」,就会得出不合理的解读:

一群人呼吁他们自己应该要更深入细緻地去检视问题。

一群人连署呼吁这群人自己该做些什幺,这很奇怪。一个改法是增加动词「认为」:

我们应该更深入细緻地去检视其中各面向的问题。
我们认为,应该更深入细緻地去检视其中各面向的问题。

比较一下,(A)是在呼吁自己,(B)的呼吁对象则不明确,需要从上下文推论,不过已经足以避开窘境。因此:

我们长期关心文学与语文教育,忧心当前高中国文课纲的争议,遭到简化为白话与文言之争,或是中文与台文之争。我们认为,应该更深入细緻地去检视其中各面向的问题:包括教材文类的取捨、教法如何更具创意启发、改善学生语文沟通能力等等。

我知道讲到这里,一定会有人见猎心喜,想呛〈国语文是我们的屋宇〉的发起人和连署者说:「白话文都写不好,推什幺文言文」、「熟读文言文的人,白话文写成这样,有什幺说服力?」甚至「是不是因为文言文不重视标点符号,才让你们对于一个句子什幺时候该结束不够敏感wwwww」、「你们要不要用文言文写算了看看会不会比较好厂厂」

我不同意这些呛话,这并不是因为我觉得它们没礼貌,而是因为我觉得它们缺乏根据。以常识论我当然相信,〈国语文是我们的屋宇〉的参与者大多有办法流利地写白话文。

身为正式文件,〈国语文是我们的屋宇〉仍有诸多语病。我相信这不是因为写作者语言能力的不足,而是对当代语言关切的不足,如果他们把稿多润一次,这些瑕疵都可望消失。如同〈国语文是我们的屋宇〉一文所昭示,国语文是我们的屋宇,我呼吁,与其关切千年前的文章,不如关切当代人用的主词。

十分钟学白话文,一辈子咄咄逼人,我们下週见啦!(并没有要[2]

NOTE

  1. 如颜圣紘 2015〈大学生写作与论述能力低落的根本原因是甚幺?〉↩
  2. 感谢叶多涵、石贸元、pyridine和朱宥勋给本文初稿的批评建议。↩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
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|全面的消费资讯|生活需要记录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乐虎国际官方app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九州手机版登录